易到成“难到”乘客打车难 司机提现难

 
 
日期:2017年04月19日  www.sq160.com
 
 

  乘客打车难,退钱不易;司机提现难,组团维权

  网约车平台易到,怎么成了“难到”

  今年3、4月间,网约车平台易到频繁出现“乘客打车难、司机提现难”两大问题。4月17日傍晚,易到创始人周航发布“乐视挪用易到13亿”的声明,再次将此事推至舆论的风口浪尖。4月17日深夜,易到与乐视联合回应:乐视从未挪用过包括用户充值在内的易到任何资金,并称将追究周航的责任。4月18日凌晨,周航在朋友圈发文,希望乐视能够直面问题,解决司机和用户诉求。4月18日上午,在易到总部,司机们排队登记要求提现。

  这起事件在持续发酵中,扬子晚报记者了解到,南京有数百位易到司机正在为提现困难组团维权。而不少乘客也遭遇“打不到车、资金被套”的尴尬。

  扬子晚报全媒体记者 沈春宁 马燕 李冲 实习生 何泠

  乘客抱怨

  加价近2倍,才有可能叫到车

  南京消费者潘女士是易到的老用户了。“一开始我对易到很满意。”她告诉扬子晚报记者,去年她曾参加易到充2000元送1000元的活动,还获赠一台手机,感觉很划算。

  易到当时的服务也让潘女士满意。“我有一次在车上丢了东西,打人工客服电话就找到了。”就这样,潘女士成了易到的忠实拥趸,2017年继续参加充值活动。

  然而,从2017年元宵节开始,她发现一些不好的苗头:一方面,司机多次跟她抱怨很难提现。另一方面,之前APP上公布的人工客服电话,现在却找不到了。

  潘女士感觉不对劲,今年3月份,她想过退款不再使用易到,但就在那段时间前后,司机们又说情况好了,叫车情况也有所改善,于是她就继续使用了。

  然而进入4月,问题恶化了:声称提现困难的司机越来越多,还成立了“易到提现不成功”微信群维权。由于司机提现困难不愿接单,潘女士打车越来越难,只能使用1.8倍、1.9倍的加价,才有可能被司机接单。“以往一趟只要50多元,现在不得不加价到100元甚至100多元!”

  潘女士想通过加价早点把账户上的余额花掉——里面还有2600多元钱,这些钱退不出来,万一易到资金链断了,钱“烂”在里面怎么办?更让潘女士感到气愤的是,易到APP上还在做充返宣传,“充2000元返1600元,但充进去叫不到车,这不是套更多人的钱吗?”

  网上,不少用户也纷纷吐槽易到:“叫车从舒适叫到豪华,没有一个司机接单的,还老宣传充值返呢,光充值没车,什么意思啊?”“好不容易有一台车接单,车费还要涨多少倍。我真后悔上当充了几百进去,现在还没用完!”……

  司机诉苦

  辛苦钱无法取现,哪还有心思接单

  去年成为南京易到网约车司机的王师傅说,一开始账户提现还比较顺利,10到15天左右就能到账,但到了今年2月左右,易到的提现变得异常困难,不断地显示失败。但后来有段时间问题曾经解决了,没想到最近又不行了。王师傅至今仍有1500余元在平台上无法提现,对此王师傅也曾想联系平台解决,但发现软件上已经没有了客服电话。

  不少易到司机遇到这样的情况,上周末,他们自发组建“易到提现不成功”司机微信群,里面有七八十人,大家互相了解情况,希望能够早日拿到辛苦钱。

  扬子晚报记者昨天加入了该群。一位司机告诉记者,一个多月前提现出现困难后,自己先后加入了南京两个易到司机提现微信群,其中一个群有300多人,另一个群七八十人,这些还不包括没有入群的易到司机。

  记者后来发现,司机们在群里一直在交流遇到的问题和维权等。据悉,该群多数司机已经一两个月无法提现,资金最多的达一万多元。他们每天都在分享网上关于司机提现成功的方法,然而都没有成功。

  司机们看到北京、上海的提现问题正在解决,也想到南京分公司去维权,他们给了一个地址:位于南京天龙寺地铁站旁边的丰盛商汇。然而当扬子晚报记者昨天赶过去采访时,发现这里已人去楼空。

  因为钱取不出来,几位易到司机都表示,现在不加价根本就不能接单,“加价能保个油钱就不错了。”司机钟师傅告诉记者,自己有一万多块钱没取出来,大概是自己一个多月做的单子。

  司机万师傅说,现在不敢接单子了,毕竟开销在那,犯不着为了提不出来的钱耗上油费、保养费、过路费等。

  易到回应

  声称正在解决问题,尚无正式官方回复

  由于易到APP上已无人工客服电话,扬子晚报记者通过易到司机介绍,获得易到南京一位自称负责司机端客户服务的曹经理的联系方式。

  4月18日下午4点左右,扬子晚报记者打通这位曹经理的电话,先以普通乘客的身份向她咨询:易到司机和乘客现在面临的提现和退款困难当如何解决?这位经理表示,目前公司已经在解决问题,让司机能够提到现。那么,目前有多少比例的司机可提现成功?她表示不清楚。由于这位经理对接的是司机端服务,所以对于乘客如何退款的问题她也不清楚。

  随后,记者亮明身份,希望她能帮助联系到易到南京相关负责人以便正式接受采访,并留下记者的手机号码。截至记者发稿时易到南京尚未给出官方回复。

  另据《成都商报》、央广网、《第一财经日报》报道,易到在北京、上海、成都的司机也遭遇“乘客打车难、司机提现难”。《成都商报》记者体验发现,连续三日多次使用易到打车都没有司机接单。4月18日,在易到位于北京中关村中国技术交易大厦的总部,易到用车的司机们排队登记要求提现。已经登记的司机在提交线下提现证明后,需要按手印。

  据易到数据显示,截至2016年7月,易到累计充值金额超60亿元,共有653万用户进行了充值,人均逾900元。

  剖析“易到事件”

  专家:

  给网约车行业敲响警钟

  中国电子商务研究中心主任曹磊表示,网约车是一个资金高投入、高消耗的产业,充足的资金链是企业正常运营的基本保障,易到遇到的问题给网约车行业其他平台敲了一个警钟。

  曹磊认为,年轻气盛的比拼时代已经过去,未来网约车平台要做的是思考如何更好地适应规范后的市场。

  消协:

  暂停充值,可依法维权

  对于易到用车中遇到的问题,司机、乘车人如何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呢?

  江苏省消费者协会法援部傅铮表示,目前来说,首先建议消费者不要再进行充值,使可能出现的财产损失降到最低。其次,如果消费者不放心,可以立即申请提现,根据当时APP的签约规则,如在承诺期限内还无法提现成功,那么消费者可以主张违约责任。

  中国电子商务研究中心主任曹磊建议,遇到此类问题,不提倡以聚众围堵等扰乱社会秩序的方式进行维权,而应采取合法的手段进行。

  律师:

  或涉嫌变相吸收公众存款

  在当前无法提现、乘客打不到车的情况下, 易到还在做充返60%、充返80%的广告,是否涉嫌非法集资呢?对此问题,专业人士有不同看法,曹磊认为,从非法集资的含义和性质来看,这些广告还未涉嫌非法集资。

  但江苏高的律师事务所主任律师黄洪扣认为,易到用车可能涉嫌变相吸收公众存款。但这种行为是否应当追究刑责,主要要看其吸收的资金是否绝大部分用于正常的生产经营活动,有没有被挪用,是不是能够及时清退所吸收的资金。从目前的报道来看,如果其确实存在所吸收的资金很少或根本没有用于正常的生产经营活动,致使资金不能返还的话,则可能涉嫌集资诈骗。当然,最终得由司法机关判定。

  多说1句

  易到“罗生门”不应损害大家的权益

  2010年5月,易到在北京成立,也是创立最早的网约车公司。曾几何时,“Simple life,Easy go!”的口号让易到成为不少乘客的首选。然而,如今的“易到”却变成了“难到”?

  从乘客和司机向扬子晚报投诉的内容以及全国多个城市的媒体报道来看,易到内部肯定出了问题。“乐视挪用易到13亿”这一说法,更是引发了公众的一番猜想。“难到”的背后,是13亿资本博弈?还是农夫与蛇的现代版故事?……种种费解,也令消费者对“网约车”这一新兴交通方式产生质疑。

  然而,不管贾跃亭、乐视、易到与周航之间有着怎样的“罗生门”和恩怨,都不应该损害广大乘客消费者和司机的正当权益。希望易到尽快给出通畅的沟通渠道,真正解决广大乘客和司机担心的问题。